精品都市言情 朕又突破了 起點-第四百九十三章 朕,祖龍【求訂求票】熱推

朕又突破了
小說推薦朕又突破了朕又突破了
斜阳落山,火红的光色正在散去。
天庭在和妖族开战的时候,怎么做能将利益最大化?
答案呼之欲出,天庭之主想利用康伊人掌握的先天器物,诱使妖族入局,和秦产生冲突,将矛盾转嫁到秦和妖族身上。
两方若开战, 既能缓解天庭应对妖族的压力,又能把赵淮中拖进来,借用阴魂兵俑来应对妖族。
算计别人的同时利己。
天庭的算盘打的不错。
赵淮中结合外挂,对因果进行追溯,迅速分析出天庭躲在背后的打算。
知道了目的,再倒果为因,也就不难把握到天庭具体想怎么做。
天庭是想将妖族引来,争夺康伊人的先天器物。
让妖族和秦正面碰撞, 最理想的情况,是妖族团灭廉颇所统率,正在攻伐康伊的秦军。
接下来赵淮中再报复回击妖族,双方越打越上头。
天庭之主这糟老头子坏得很……赵淮中心忖。
这次要不是因为早前把地书送入天庭,和九州卷相连,加上外挂在身,洞察到了天庭躲在背后,一旦真被算计到,大秦损失必然不小。
现在,该怎么应对?
赵淮中脑内浮现出两种不同的应对方法。
第一个是先把康伊的先天至宝,拿到手里。天庭之主的算计缺了这一环,相当于被迎头掐断,半途而废。
因为没有了诱发妖族的足够利益, 妖族不可能再上钩来抢,也就不存在后续的变化。
另一个方法是假装不知,任事态发展, 暗中防备,和天庭之主比谁更阴, 更坏, 将计就计。
第一个方法的好处是稳,坏处是无法趁势反击。
第二个办法能反击,但变数很多。之前那次在罗丰山抢地书,能算计到天庭和妖族,是因为有诸多前提条件。
这种事可一而不可再,天庭和妖族又不是傻子,不可能一而再的算计。
所以这次想将计就计,反过来搞天庭和妖族,条件不成熟。
稍有不慎还得翻车……赵淮中决定选第一条,立即出手,把康伊的那件先天器物拿走。
但怎么拿也有讲究,先天器物,本身就是大杀器,造化境亦不敢言胜。
何况那东XZ而不显,非常隐秘。
赵淮中想了想,体内的识海仙台上,法身吸收昆仑镜之后,眉心出现一个昆仑镜显化的烙印。
这只眼睛般的烙印,在赵淮中的眉心同步浮现,而后再以外挂加持, 全力推动其释放威能。
咔嚓!
无界公寓
在多重手段的共同作用下,某些东西似乎破碎了,时空的本质在赵淮中眼前呈现。
他再次注视西北的康伊之国。
整個康伊的大地之下慢慢出现一座深渊,其内幽暗无垠,深不见底,就像是能一直沉陷的无底洞,直径之大,居然遍及康伊国境。
然而赵淮中直接看透了这个无底洞的真面目。
它并不是真的深渊,是一面深黑色的镜子!
因为镜面幽深,内部弥漫着无法透视的浓重黑气,所以看起来像无底的深渊。
实际上它的本体,是一面位于大地之下的镜子。
从赵淮中的视角看,整个康伊国就像是在这个镜子上建造存在的,被镜子所倒映。
康伊境内阴气遮天,便是因为这镜子的作用。
它在吸收光线,释放阴气,遍及整个康伊,所以造成了诸多异象。
赵淮中回忆起之前精绝国进献上来的那面玉板。
其上说的荧惑之石,很可能也是这镜子折射的一种幻象。
玉板上说,荧惑之石最初从天际坠落,虚空中裂开了一个窟窿,幽深无底。
那根本不是什么窟窿,而是这面镜子。
它刚出现在精绝国的时候,应是处于自身的一个衰弱期,远没有现在将整个康伊倒映其中的威能,所以精绝人发现不对以后,能将其移动掩埋。
而后它开始蛊惑康伊人,让康伊全境修行阴魂之术,从而增加了它自身的力量。
漫长的时间过去,这镜子吸收了康伊无数人修行积累的阴气和死后的阴魂怨灵,一直在提升威能。
康伊境内每次开战,杀戮,死亡形成的阴魂,都被这镜子吸收了。
之前探查得知康伊境内没有轮回,因为人死后的阴魂,全都被这镜子吞没。
它代替了轮回。
赵淮中前前后后知道的一些线索,在这面镜子出现后逐一对应。
这是什么镜子,如此邪恶?!
赵淮中看破时空,洞察到这面镜子的同时,那镜子似乎也发现了他。
赵淮中在注视镜子,镜子也在注视他!
镜子表面,缓缓浮现出一张老妪的脸,阴森,邪戾,双眼深黑,在和赵淮中跨越时空产生对视的刹那,邪恶的气息迎面涌来。
那是无数怨灵,阴鬼,沉寂在镜子里千百年形成的邪恶力量。
连赵淮中被这股气息冲击,神识也出现一阵恍惚,几乎被拖入那镜子内。
他身后蓦然出现一道接一道的光环,体内传出古老而雄浑的龙吟。
吼!
赵淮中旋即从镜子的邪异力量中挣脱。
先天至宝与天地本源相合,每一件都不普通。
之前似乎把事情想简单了。
赵淮中没想到伊康地下隐藏的先天至宝,是这么可怕的东西。
这次真是草率了,差点栽跟头……赵淮中在心里检讨。
力量不断成长,最近是不是有些飘了?
天庭之主应该也看出了这镜子的本质,他不仅是想利用镜子挑唆秦和妖族对垒,还想用这镜子,让两方损失惨重,他坐收渔利!
“区区人间国主,也想谋算吾……”
千百里外,那面镜子里的老妪,发出阴恻恻的声音,厉鬼般在赵淮中耳畔呢喃:“你若敢来,吾会将你的神魂拘到镜子内。”
赵淮中缓缓起身,意识里龙吟声高亢嘹亮。
“谛听!”
谛听躲在葫芦里探头探脑的往外看,它也感应到了刚才的变故。
“人皇陛下。”
“那镜子什么来历?”
“阴间六大轮回至宝之一,孽台镜!”
赵淮中恍然,原来是这件大名鼎鼎的先天至宝。
它是和阴间轮回相连的六大轮回道宝之一,名气不在地书生死簿,勾魂笔之下。
其实这件道宝,并不是用来战斗的器物。
但它威能特殊,能审视众生,照见神魂善恶!
所谓“孽镜台前无好人”便是对这件道宝最好的诠释。
它是阴间轮回的重要组成部分,凡进入阴间者,皆被此镜照映,显现生前善恶,以其判罚分配轮回。
缺了它,阴间就是不完整的阴间。
而这镜子照见的都是恶,故而也叫业镜,业障的业。
镜子照见世人的千百万种‘恶’,回馈出来的自然也是‘恶’,就像刚才镜子里显化的那个老妪,凶戾邪恶。
因为它积累了世间无数生灵的恶,如同一切恶力的源头。
阴间在远古轮回完整时,道则运转,会定期消除孽台镜中照映的恶力。
但阴间破损,六道崩灭,这孽台镜遗失到人间,吸收了恶,显化的便也是恶,没有了束缚,所以如此邪戾。
它藏在康伊之国地下,收敛先天气息,不为人知的不断吞纳阴魂,让康伊变成了人间鬼蜮。
要不是赵淮中有挂,造化境也很难发现这面刻意隐藏的先天器物的真面目。
天庭之主应该是通过九州卷,洞察了这镜子的存在。
九州卷毕竟不是赵淮中的器物,他不可能和天庭之主一样,随意查看九州卷的全部内容。
赵淮中想通前因后果,随即一步跨出,从咸阳殿里消失,直接出现在伊康之国。
常人不可见的层面,赵淮中就悬在孽台镜上方。
哧溜!
谛听瞬间缩回了小葫芦里,认怂的态度明确。
它躲在葫芦里,侧耳倾听外边的动静。
从镜子上方往下看,更像是站在一座巨大的深渊上。
镜内幽暗,阴气如水,直径庞大无边。
赵淮中伫立在镜子上方,渺小如微尘。
就在他出现的刹那,镜子里化出一只漆黑的手,缓缓伸出。
这只手出现的一霎,无尽的黑暗,邪恶的气息,覆盖了赵淮中的意识,对他发起攻击,往他笼罩过来,要将他拖进镜子里。
赵淮中轻笑一声,竟主动沉入了镜子内。
桀桀桀!
镜子里传出反派的招牌式怪笑,阴森刺耳。
那个恶力显化的老妪面孔清晰浮现:“秦皇,吃掉你的龙魂,吾的力量会重归鼎盛!”
“早点睡,梦里啥都有!”
赵淮中好整以暇。
进入镜子以后,他的周围只有无尽的黑暗,五感,甚至连对时空方向的感知都消失了。
他仿佛被困在一个噩梦里,失去了一切。
但,自身的力量还在!
听我说…。
此一刻,他体内龙吟震耳,一条,两条,三四五六条,一道道龙气从他体内分化出来。
而其中四条龙,来自炼妖壶,是壶内的四条铜龙。
赵淮中敢主动沉入这孽台镜内,不独是对自身力量的信心,他还有两件上品先天道宝,哪个也不比孽台镜差。
打不死这面破镜子。
就在四条铜龙,和赵淮中以体内气机演化的龙气同时出现的时候,另一条龙,从神州大地的方向游曳而来。
这条龙体长万里,神威无量!
正是地脉神龙的一缕本源气息所显化,外挂也化出了龙的形态,犹如龙魂,和神龙相合。
当它破空来到赵淮中身畔,头顶九州母鼎,磅礴无良的真龙气息,融入到赵淮中体内,和他的气机相合。
这一刻,得地脉神龙加身,一股开天辟地般古老磅礴的波动,从赵淮中身上催发出来。
恍惚间,那神州地下的神龙,像是真的活了过来。
赵淮中就是神州浩土,万里山河。
他是地脉神龙,神龙也是他!
“朕为祖龙!”
赵淮中在一股气机的推动下,自然而然的徐徐开口,发出震动天地的古音。
他的双眼金光熠熠,威严的不像是人类。
他探手抓出,孽台镜内竟显现出一只龙的爪子,覆盖整个镜面,苍劲无比,每一片龙鳞都像是一轮骄阳,在绽放出无尽的光与热!
这只龙爪,一把捏住了那镜子里的老妪。
尖叫的声音中充满了惶恐:“你,到底是什么?祖龙只存在于传说,从未在三界出现过!”
嘎嘣!
Ps:求订求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