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北城拾頁-第56章 緬懷分享

北城拾頁
小說推薦北城拾頁北城拾页
有人说,当你改变心情,开始回忆过往时,实际上,你对于过往,不是执着,而是缅怀,说这话的人,就是我!
绿菌湖公园的坡脚,沈恩衣抬手拭泪,她转头望天,天是蓝的,她望草,草也是绿的,一切似乎也没有改变呀!可为什么,自己的心情会如此的差!
如果这次,撞死个人了,自己怎么办?
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如果人没撞死,而是撞了个半死不活,像她的初中同学一样,修铁路的,好好的一个人,发达时,一年挣过几十万,但因为酒驾,撞了人,结果,房子卖掉,车子卖掉,生意停滞,几近毁掉!
他撞了一个老人,而且对方家里的后台特别的硬,老人现在躺在医院,同学既使富有,他也装傻哭穷!
上帝呀!
沈恩衣望天,这是她第一次,相信并且万分虔诚的感谢上帝!
老天爷对她,多么的厚爱,并且一次又一次,作出警告呀!
“这样,你给五百,我自己去修,我就当自己倒霉!”
沈恩衣听着,哭更凶了!
五百,她今天可是,还没卖出货物三分之一呢!五百给了去,明天的进货,怎么办!
刚刚,她明明看了,四处无车了她才启动车子的,怎么这个家伙,从哪里来?
无数的心酸,委屈,还有无数的凝问,像空气一样,排山倒海像她击来!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的人生,不能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为什么,自己的人生,不能平安一生,喜乐一世?为什么,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为什么自己傻,自己笨?自己给人耍了卖了,急得团团转了,还给别人数钱?
为什么要跟林,那个名字,她已经说不出口,为什么要和那个人生子,结婚,企愿白头?
他毁了她!
他起初假冒伪劣的包容,把她养成废人!
这世间,就有一种很奇特,看似舒服,但却万分残酷冷血的杀人方法,叫温水煮青蛙,慢性中毒!
为什么,她一直为鱼肉,而林以辰与子表余一直为刀族?
委屈,邪恶的泪,流啊流,似利箭冰刃,一并惯穿她的心肺!
妻高一招 月雨流風
是谁说,人在难过的时候,她只要抬头看天,那样,既使到了眼框边边的眼泪,也能憋着回去?是谁说的?
谁撒谎了?
到了眼框边边的眼泪,怎可能憋得回去?回去哪?心底肺间?然后制成毒酒烈泥!
人的心,真的可以,一瞬成佛,也一瞬成魔!
是谁一次又一次的撰改了故事结局?
是哪个王八蛋?
也是那一瞬,沈恩衣悟出!
根据佛经中的诗文,好人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方可成佛,而坏人只要放下屠刀,就可以立地成佛,她因而知道,坏人的容易,好人的难!
做好人多难呀,简直难于上青天了!
那人等了一会,又道:“唉呀,看你也不容易,一个小姑娘,过节不放假,不出去玩,开个车出来卖水果,你给三百吧,不能再少了!”
沈恩衣把包包的钱,边扶泪,边艰难取来,动作僵硬,像尸块!三百元,厚厚的一踏,有五十,二十,十块,五块,其中,一块一块的最多!
那人点了点钱,皱着眉,抽了两百过去,拿了一百回来,他一丝善良,因而我把他,也暂且定义成为好人,无论记忆还是时光:“给,快回家去吧,快下雨了,我这个人,是真的,平生最怕,女人因我而哭了!”
天突然蓝了,真蓝!
草突然绿了,高光的生命绿!
世间的美好,突然一瞬,变了回来!是呀,一个陌生人都能理解,同情如此,他有心情与良知,有远见与学识,他怕女人累,怕女人伤与女人哭,也只有林以辰,对自己的妻,铁石心肠!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一生只爱一个人!
唉,可是这个人间,很曲折与复杂呀!
人的一生,许多事,都得自己,亲身体验的!你小小年纪,要学习,长大了,要工作,谈朋友,看人,识人!
运气好,倒可以得一人,白首不分离,运气差呢?人生过半,荒草离离!你为什么去读那些情啊,爱啊,庸俗至极的书?
你应该读别人亲身经历,我用心写来,因为,这是别人的经验,也是善意提醒与血的教训,她教你不受伤害!
想来,那些曾经说,我因为认识一个人,用光了自己所有运气的孩子!
一个字,傻,两个字,傻瓜,三个字,大傻冒!
记得,一个人的运气,永远都是自己,至于伴侣和爱人,他们其实仅占一小部分而矣!
这还得看彼此的运气!
我们爱一个错的人,慢慢地,也就觉出与感悟,我会对你好,我想对你好,但我一定不会一直那样对你!因为,我对你的爱,存在自私且须要回报!
阿菊小姐想要搞姬附身
我爱你,那是,我也须要你同样爱我!或者,不能全心全意,也至少回应!
我爱你,有目地!
我爱你,不单纯!
记住,这世界,只有自己爱自己,才是最真!这世界,只有父母对于子女的爱,才是无私,且不用交换!
半小时后,圆汤圆飞飞叉叉地开了车来,他停车的方式,接近漂移!他首先,对着沈恩衣一阵打量,看人无事,看车也是无事!
纯洁关系
然后放心,高高兴兴,笑着失魂落魄的她,举起来,又甩又夸:“老沈,你居然撞车,哈哈,真是太棒了!”
这个男人,他居然比她,还浆糊!
沈恩衣再次抬头,她昏得不行!
“快去停这个车,我今后,估计很长时间,不敢开了!”
如果此时,公园旁边的楼,高层并且对着坡的这边,一直有人,他又刚巧,一直望着坡下,一直观察她们几人!
撞车,拿钱!
鼓励,跳舞!
爱情的长度
噢!老天神,她们几个,都什么人?他对此事,怎么想与怎么看呢?女人可怜,男人骗?男人好笑!
那幢楼的记忆!
李飘然说:“就这样,拆迁了,他们分得了八十万,可这八十万,有二十万拿去借,六十万做生意,血亏了,结果借他们钱的,反而买了房,并且无同情心,不还钱,最后,他们沦落,走投无路,一家四口,服毒自杀!”
那时,沈恩衣不间断的收音机,正播着,路遥写的《平凡的世界》!
许多人和事,也跟着世间,变特别与非凡,最是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