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刁民陳二狗 txt-第七百八十章 巔峰之戰熱推

刁民陳二狗
小說推薦刁民陳二狗刁民陈二狗
声音刚一响起。
庄家众人便已然无一不是面色震变,赶紧恭恭敬敬的纷纷匍匐在地。
就连庄家家主庄文仕,也不例外。
而且作为唯一被问责对象,整张老脸更是惨白如纸,浑身惊颤得连头也不敢抬。
其他人或许尚可理解,但堂堂华夏四大顶尖家族之一的庄家家主。
此时却怂得跟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这点倒是着实让陈二狗深感意外。
由此可见,来人在庄家的身份地位,绝对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不过眨眼之间的功夫。
三名白发老者,便在六名童男童女的陪同服侍下,破空踏步而来。
虽然以陈二狗如今修为,做到这点,也是易如反掌。
也正因为如此,才能轻松避开庄家铜墙铁壁。
但来人,却还是着实让陈二狗暗吃了一大惊,面色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到了极点。
不过,真正让陈二狗震惊的,却并非那三名实力深不可测的老者。
而是跟在他们身后的,六名童男童女。
一眼看上去,六人身高年龄都应该基本差不多。
但,最多不过七八岁的年纪,却已然能做到踏空而行。
一路走到如今,各种天赋异禀的天才,陈二狗也见过不少。
但和眼前这六名童男童女相比,显然全部都得黯然失色。
这六人的天赋,恐怕说是震烁古今,也丝毫不夸张。
若是假以时日,其成就,绝对是无可限量。
很显然,这三位老者,才是庄家绝对的底牌。
“文仕无能,还请三位长老降罪。”
匍匐向前,庄文仕羞愧难当道。
“此事过后,你便不再是庄家家主。”
“至于新任家主人选,老夫到时候自然会通知你。”
“这边的事情,老夫自会处理,你们可以退下了。”
“去告诉秦乌两家的人,他们若是想死,老夫并不介意,亲自带人荡平他们两家。”
手持拂尘的庄家大长老庄纪元,面无表情吩咐道。
“谨遵纪元大长老令喻,撤。”
重磕一记响头后,庄文仕这才向众人一挥手,带头闪身而去。
通过土地感应,陈二狗将一切看在眼里,面色此时也已然凛寒到了极点。
堂堂华夏四大顶尖家族之一,家主说换就换。
更何况,还是在庄家深陷灭顶危机之际,他也丝毫不担心人心不稳。
而且完全不将秦乌两家放在眼里,庄纪元是何其嚣张自信?
不过,真正让陈二狗担忧的,却不是庄纪元的嚣张,而是他的专横独断。
也就是说,他既然已经金口玉言,说要让自己粉身碎骨。
那他便肯定会不顾一切,言必达。
一场生死恶战,显然已经在所难免。
若是硬碰硬,今天恐怕还真得命丧于此。
“口出狂言,敢让姑奶奶粉身碎骨。”
“庄老头,你好威风啊!”
“姑奶奶就怕你,还没这么狗胆。”
正当陈二狗快速思考脱身良策的时候,一道残影,忽然从眼前一掠而过。
抬头之间,那姑娘也已然踏空而立。
眨眼间便到了离庄纪元等人,不足十米的距离开外。
在这等高手巅峰对决场合中,藏头露尾显然是自取其辱。
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
所以陈二狗也不再躲藏,信步便缓缓走出了庄家阁楼。
“哦!老夫当是谁,竟然会有这么大狗胆,硬闯我庄家圣地呢!”
“原来不过是,一扫地丫头而已。”
“早知如此,又如何劳动老夫亲自来跑这一趟?”
冷嗤一笑,庄纪元满是不屑道。
虽然庄纪元的话,说得再轻描淡写不过。
但却瞬间像是一道惊雷,砸在了陈二狗心头,脚步也立刻暂停了下来。
很显然,事到如今,庄纪元根本没有撒谎的必要。
但尼玛,谁家扫地丫头,能这么牛逼?
即便并未直接交手,但能如此在高手如云的庄家来去自如。
她的实力,显然绝对在庄文仕之上。
一个扫地丫头,实力便能远胜华夏顶尖四大家族之一庄家家主。
那她背后的势力,得有多匪夷所思?
也难怪她之前,敢如此嚣张。
而且即便庄纪元掩饰得非常快,但在见到那姑娘后,还是明显的整个人一怔。
这种微妙的表情变化,可逃不过陈二狗的土地感应。
很显然,就连说一不二的庄纪元,对她也绝对心有几分忌惮。
一个扫地丫头况且如此,陈二狗已然无法用自己有限的脑容量,去想象她背后的势力。
就像那些至今不知身份,复制出第二个自己的神秘黑衣人。
他们背后的势力,也同样远超陈二狗想象。
在京城待得越久,陈二狗便越如临深渊。
“敢对你姑奶奶无礼,死老头,你好大的狗胆。”
“你姑奶奶今天,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还有,你给姑奶奶等着,姑奶奶一定要让你们庄家不得好死。”
庄纪元的话,显然彻底激怒了那小姑娘。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
只听得她娇叱一声,立刻便抬手一挥,当场便欲要取庄纪元性命。
“这话若是换你主子来说,老夫肯定会信。”
“但你,还没这个资格。”
“不过,很显然,你已经留不得,这里的事情绝不会有一个外人知晓。”
庄纪元面色一沉,两名童男童女脚下一踏,瞬间便到了那小姑娘眼前。
“哟!庄老头,多年不见,脾气倒是一点没变嘛!”
“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哈哈……。”
但还不等二人出手,忽如其来的一阵震耳大笑,瞬间便打断了所有人思绪和动作。
下意识抬头一看,陈二狗顿时便不由得心中大吃一惊,但也同时喜上眉梢。
眨眼之间,十余条人影忽然从天而降。
而且就落在了,离陈二狗不足一米的距离外。
说话的老者一袭青衫,看上去应该和庄纪元差不多年纪。
但陈二狗的目光,却只是从他身上一瞟而过。
真正让陈二狗喜不胜收的是,始终跟随在老者身后的秦慕冰。
即便她根本没看自己一眼,但这绝对是入京之后,最能感受到她温度的时候。
“秦毅楼?倒没想到你这老不死的居然还活着。”
面色微微一沉,庄纪元冷淡一笑道。
“何止是我还活着?乌竭诚那老不死的,也还活着呢!”
“听说你要荡平我们秦乌两家,所以我们特地前来,先取你性命。”
连看都没看一眼庄纪元,秦毅楼上下打量着陈二狗,语调极其柔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