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師傅說我天生吃陰飯笔趣-323:羅剎鬼相伴

師傅說我天生吃陰飯
小說推薦師傅說我天生吃陰飯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
电梯门一打开,站在我两侧的师兄们脸色大变,纷纷围着我往电梯墙面靠。
“师姐,小心!”
我屏住了呼吸,迅速反应过来,反手掏出包里的八卦镜一把挂在了脖子上,那电梯外巨大的煞气直接冲到了我的八卦镜上,嘭——的一声八卦镜和我胸口相撞,让我忍不住吃痛的吐出了浊气!
我双手掐金光诀快速往下一顿:“破!”
蔷薇夜骑士·赤月
周围的师兄们也都是双手结法印开始护着自己的身体!
我瞪着双眼,还没来得及看清外面外面什么情况,就听见耳边传来了唔——的一声低吼声,随之便是电梯开始左右摇晃,隐约有些不稳!
我暗道不好,手里换了大力决顶着八卦镜就往前推:“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破!”八卦镜直接冲着那堵在电梯门口的煞气打过去。
“啪!”的一声我的八卦镜居然和那煞气在电梯外面爆掉了!
于此同时观光层一阵浓厚的血腥气味直直的往我鼻子里面蹿!
我快步跳出了电梯,将桃木剑甩出来,身后的师兄们也赶紧从电梯里跑出来。
“吼——”
我的脚跟还没站稳,观光层一侧忽然一道全黑色的影子奔着我就是撞过来!
“躲开!”我警惕的叫道,身子往前一跳,可能是没落好位置,我的脚底忽然踩到了水。接着身子不稳打滑坐在了地上。
医武至尊
我闷叫了一声,用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可这一摸才发现身下哪里是水,明明是黏糊糊的鲜血!
“师姐!是恶鬼!”
随着师兄们的叫声我这才抬起头看向了刚才的方向!可我还没看清那恶鬼的模样便先看见了周围一片躺了满地的尸体!
我眼神扫过一周,凉意从脚底升到了全身!这些尸体有的被咬掉了胳膊,有的被咬掉了大腿,更甚是半个脑袋都咬没了!还有些五脏六腑顺着胸腔流出来,但凡是入我眼的几乎没有完整的尸身!
我被震惊到了,快速站了起来,鲜血沾了一身:“都回来!”
喝叫了一声,和那恶鬼扭打到一起的师兄们才迅速的收剑撤了回来!
他们一撤回来就看见了满地的尸体,痛心棘手的高声怒叫。
“这些是…”
“太过分了!师姐,这恶鬼害死了这么多无辜的人!不能放过他!”
“不能放过他!害人无数的恶鬼!”
通讯器那边也传来了青玄师兄几人着急的询问声。
“怎么了?师妹?”
“辰土师妹?”
“师姐?”
我哪里还有心情听他们喊,将手里的桃木剑往地上一插,从包里掏出了一把火符准备将这个恶鬼焚烧殆尽!
“吼。”
见我们一下全部撤了回来,那恶鬼站好了身子从灯光底下走出来,他这一出来我才看清他居然长着人身兽面!那兽面俨然是一副秃鹫的模样!此刻那恶鬼狠厉的绿眼上挑恶狠狠的正盯着我!
“吼——”他步子后撤朝着我张开了尖嘴发出了挑衅的叫声。
我手里捏着火符,声音冰冷:“是罗刹鬼。”
“罗刹鬼?”师兄弟们惊呼起来,几人面面相觑,手里的桃木剑都有点握不住。
通讯器那头也传了固原哼哧呵呵的声音,听他那边的节奏应当是正打的火热。
“罗刹鬼?你没看错吧?地狱第一恶鬼?没有地府的盖章同意,罗刹鬼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人间!”他闷喝了一声:“着!”接着便是火燃烧起来的声音。
隐约之中我还听见了狐狸的惨叫声还有零零散散的枪声。
上青玄也有些着急了:“师妹,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我这边开始出现打了,跟固原说的一样,有几只有道行的,不过还好。”是禾西。
“我们也是。”浮尘师兄和兰元生几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面色严肃,这个时候忽然出现罗刹鬼,要么就是有人故意安排要么就是胡杨他们的人。
“不用,我能解决。”打断了他们的说话,我将手里的火符收了起来,对付这种恶鬼一般不是从天而下的符咒不太能起作用。
罗刹鬼,地府第一恶鬼,在地府的数量极其庞大。
相传罗刹是印度土著民族名。
雅利安人征服印度后,污蔑罗刹族凶狠可怕,于是罗刹便成了当时恶人的代名词,而罗刹人死后便也成了地府恶鬼。
他们和空地夜叉略相似,可幻各种形态,也可变为人,可唯一不变的是穷凶极恶,残害小鬼和人命。
唐四人取经将其带回大唐后,罗刹鬼被教吸收,可是恶鬼本性未变,入了地府成了地府第一恶鬼后更是凶狠可怖。
慧琳《一切经音义》卷二十五提到:罗刹此云恶鬼也,食人血肉,或飞或地行,捷疾可畏也。
而我面前的罗刹鬼,黑身,朱发,绿眼,是为男罗刹。
男罗刹对比女罗刹好对付一些。
女色祸人,不能自已,而男罗刹除了狠恶便无其他了。
那罗刹鬼绿眼泛着幽光,看见我后整双眼睛里面都带了血气。
“吼——”他又叫了一声,双脚开始在原地打转。
我将五令旗掏出来,又对着身后众人道:“准备红绳。”
几人没有任何的停顿,快速熟练的将红绳编成了一张大网。
罗刹鬼可上天飞行,若是正常的符咒打到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要想抓住他,首先要先网住他,然后拉到地面上,桃木剑下心十寸后,需要用到钉鬼钉,分别钉在罗刹鬼的眉心,两手腕,和脚腕处才能将罗刹鬼完全钉住。最后就是引雷火劈死焚烧殆尽罗刹鬼便彻底消失了。
那罗刹鬼嘴巴里发出了一阵低吼声,伴随着这阵低吼声,他身子往上一跳,居然真的腾飞在半空中后对我攻击过来!
“布阵!”我喝道,提着桃木剑就冲了上去,那罗刹鬼见我冲上来,双手成爪直接抓住了我的桃木剑,我一把松开了桃木剑,立刻将手里的其中一面令旗朝着他的眉心射过去!
我没有钉鬼钉,可五令旗属阳,虽然威力比不上钉鬼钉,但仍然可以短暂的克制这罗刹鬼!
感受到我的目的是他的眉心,那罗刹鬼的下巴一抬,尖嘴忽然朝着我的手掌心啄过来,我倒抽了一口气,反手将旗面对向了自己,心里念着大力决,将旗底猛的打在了那罗刹鬼的嘴上!
“啊!”
旗底直接插进了他的尖嘴里!他恶叫了一声,朝着我身后的师兄们就是咬过去!
“师姐!”
这些师兄们没见过罗刹鬼这种恶鬼,都是惊慌失措的往两边蹿,可罗刹鬼双手一摊立刻变成了秃鹫的翅膀,愣是将几个人全部都给扇飞了!
我哎呀了一声:“网!”
几个人在地上滚了一群,听到网赶紧站起来将刚才编的网朝着那罗刹鬼就是扑过去!
那罗刹鬼双翅朝上,将五令旗一把拔掉甩在了地上后翅膀对着这网就是砍过来!
我眉头紧皱,立刻将桃木剑挑出来冲着那罗刹鬼的头顶刺下去!
那罗刹鬼绿眼一瞪,嘴巴一张,一口气吹得我的桃木剑和网同时飞走。
我回头看着桃木剑,没有去拿,而是准时机捏着五令旗,双手一打:“去!”
只听到簌簌簌簌四声,五令旗全部飞了出去,很快其中两个就插入了罗刹鬼的手腕处!
“啊!”他尖叫了一声,翅膀猛地一展开,巨大的煞气从他的翅膀后面飞出来!
我闷了一口气,双手立刻掐道诀,煞气从正面和我的道诀直接对上了,嘭的一声气场炸裂,比阴气破掉还要多了几分阴狠!
等到煞气被打散,我放下了双手,从包里掏出了雷火符。
那罗刹鬼见我不好惹,冲我吼叫了一声,居然转身从观光层一跃飞了下去!
“师姐,跑了!”
我冷哼了一声,将雷火符卷着铜钱对着那罗刹鬼飞的方向就打过去!
“雷火,来!”
只听到轰轰的雷声,两道雷火直接啪的一声烧了起来,而在这雷火中,一道啊的惨叫声响起!还没等到我站到沿前,观光层外忽然一阵巨大的鬼气卷来,我的雷火还没有完全烧起来,就这样那浓厚的鬼气扑灭,而那罗刹鬼也在风中被卷走了。
“师姐!”
有人喊了我一嗓子。
我快速反应过来,从包里掏出黄纸人双手一点对着那个方向就打过去!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纸人还没飞到那个位置就原地自燃了。
我忍不住心里咯噔了一下,纸人自燃,说明那鬼气不一般…
“师妹,你还好吗?”
“师妹?”
“小师妹,解决了吗?”青玄师兄几个人着急的声音传过来。
我嗯了一声,看着满地的尸体于心不忍的闭上了双眼:“你们谁在那刘局那边,让他带人来一趟天峰大厦,这里有很多被罗刹鬼啃了一半的尸体。”
身后几位师兄弟也都是默默的对视然后坐下来开始默念超度咒。
禾西有些气喘的回道:“罗刹鬼临人间,不是自己偷跑上来就肯定是被放出来的!而且肆无忌惮的食人肉,人死魂下地府,地府肯定会有生死簿记载。这罗刹鬼能这么光明正大一点都不怕被地府追责,我猜很有可能是被人放出来的。”
我脑子快速的转了一圈,禾西师兄说的我想到了。
同时我也想到了一个人:张坦。
张坦和这个罗刹鬼一样,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放出来的,而目的就是为了帮胡杨和狐七爷他们,如果不出我的所料,这几日观海市内会陆陆续续进很多的东西,妖魔鬼怪什么都有。
我叹了一口气,将身上带的纸人,通讯符全部放了出来。
“好了。”我打断了他们说话,双手捏着纸人将通讯符包在了纸人身上,又从怀里拿了一把红绳拴在了自己的小拇指上,拿小刀割破了中指,用血给纸人画了眼睛后,我又将血划在了纸人身上,最后将红绳拴在了纸人的身上,双手相握嘴中喝道:“点了睛,喝了血,待到更天消息来,速显真灵,去!”
随着法咒落下,这些纸人簌的几声全部飞了出去,而我的鼻尖也敏锐的闻到了浓厚的狐骚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