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大魏說書人 愛下-第二百章:全部經文相伴

大魏說書人
小說推薦大魏說書人大魏说书人
“入朝为官不也是一种历练吗?你何苦放弃了一切,那不是本末倒置了吗?对不对?”
听到此处陆知苦笑一声,点了点头,心说自己确实是冲动了,大哥说的不无道理,终究是那四个字——本末倒置。
他把一切想的过于着急了,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急功近利,这不符合儒家的思想,任何的一切都是着急不来的,只能循序渐进。
虽然有事急从权这四个字,但是现在不到那种时候。
可能也只是太想分担一下大哥肩膀上的压力了,姬子贺死后面对景王随时都会来的报复,陆知感觉陆离的压力更大了。
所以认真思考之后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可现在事实证明一切的想法都是梦幻泡影。
陆知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他只能听陆离的。
到底啊,自己的实力不如大哥,讲道理还是在大哥之下。
这个时候作为兄弟二人,哪怕是堂兄弟陆知心头也升起一抹挫败感。
陆知这种表情陆离见过很多,今天出现的陆知脸上,他丝毫不觉得意外,因为只要是人在面对落差的时候,都会产生这种挫败感。
而且这也是最良性的反应,如果产生嫉妒或者憎恶的情绪那就是真的麻烦了,但是他知道陆知绝对不会的。
我在絕地求生撿碎片 清酒半壺
儒家讲求的是越挫越勇,只要是正派儒家弟子,就不会有这样的情绪,诸如姬子贺那种人除外。
陆离甚至认为他们都不配称自己是儒家的人,更不用说代表儒家了。
媚成殤:王爺的暖牀奴 小說
陆离给陆知递过一个鼓励的眼神道:“虽然实力代表一切,但有时候啊,命运难以掌控,一个人一个活法,你想怎么活是你自己选择的?”
陆知眼睛猛然一亮。
我要怎么活是我自己选择的?
作为一个聪明人,他瞬间明白了大哥的意思,陆离就是想告诉陆知,不用把他当成目标,不用看他从六品到五品这一路走过来,这一切就想效仿就想跟上他的脚步,这完全没有意义。
陆知完全可以自己开拓一片新的领域,这一点无可厚非,做他真正擅长的事情,而不是把陆离当成追赶的目标。
如同那样,对他来说这也不是好事,只能会对他的心性造成影响。
兄弟间的谈话就此结束,最后陆知重重点头,这就叫一点就透。
陆芝没有在纠结这个问题,因为他已经想明白了,想明白的事情就不用再去想了,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
……
大昭寺,大雄宝殿之内。
一个青年盘坐在蒲团上面对佛陀金像, 缓缓闭目。
而他身前放着一纸长卷,右边是笔墨。
少时,他缓缓开口说道:“可以了。”
境觉和境能一直在门外,听到这句话赶忙推门走了进来。
看着地上的长卷,境觉口送佛号问道:“这就是那部经法?”
大门因为惯性持续被拉开,清晨的第一道光映衬进来,照亮了青年的半张脸。
他与当初的李陆长相一模一样,而且气息上也没有什么不同。
当然这也是这位假冒的李陆借了陆离的光。
陆离是有敛息玉佩,当时的气息就是隐藏着的,所以只要他同样隐藏信息在气息上就不会出现什么异常?
假佛子缓缓点头。
境能赶忙问道:“不知道佛子这部经文叫什么?”
这部自然就是楞严经了,陆离当时在南禅寺的时候念出的就是楞严经的总纲。
而今这位假冒的佛子来到此处,首要任务就是把内部经文完整的写下来,然后被后世奉为经典。
至于他写的东西,除了开篇首句陆离说的之外,其他的虽然也算是佛法,但却没有那样发人深省的作用了。
境觉静静看着后面写的东西他想要摇头,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后面的经文他总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跟佛家传统的教义差不多,只是改了不少,他把大乘佛法渡己的方式灌输进来。
用佛家的偈语说出来的一切,可是境觉就觉得奇怪。
感觉跟前面那句总纲说的话在文风上有些格格不入,而在主题上虽然它不断的在贴近,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似乎完全是两个人写的。
从一开始净觉对于这个佛子就抱有怀疑态度,因为他的回来实在是莫名其妙。
当初已经把话说到那种程度了,竟然自己又回来了,虽然给出了很合理的解释,说什么一时间顿悟了,而佛家讲求的就是这一点。
可是如此突如其来的原因,让境觉实在摸不着头脑,他已经活了八十几岁了,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了,也看过那些尔虞我诈。
所以在看到这幅经卷的时候,他心中那种怀疑更深。
而作为一个可能一辈子都突破不了, 二品可能支撑不了几十年的人,他比谁都希望佛家再诞生一位佛子,然后引领佛门走向辉煌。
但是越是如此,越有人会趁虚而入,就如同眼前的情况一样。
而境能看着经卷,不禁也微微皱眉。
这位假夫子自然知道他们会有这样的表情,随即口念了一句佛号。
“阿弥陀佛,智慧精神之语未必需要多华丽很多东西,它就在我们心中,就像之前的那句总纲一样。”
境能双手合十回了一句佛号,境觉同样如此。
现在只能这样,毕竟他把东西写出来了,而且也没表现出什么其他的目的。
他的夫人超大牌
境觉甚至想过,哪怕他是来蹭吃蹭喝的也挺好,佛门因为一位假佛子最多丢到脸面,而这位假佛子如果有其他目的,对于佛门来说可能就会是重创。
然而其他人拼的都是道行实力,只用自己的境界去看人,用眼睛去看人,从不用心去看人。
境觉无法跟其他几个寺的主持方丈说这件事情,他把怀疑只告诉了境能。
而境能却并不在意。
境觉只能在心里告诉自己,是他大惊小怪了,一切往下发展就好,不需要考虑其他。
“阿弥陀佛,佛子,五天之后,水陆法会就要开启,您准备好了吗?”
“阿弥陀佛,小僧早已准备就绪,到时这部《大自在经》就可传颂出去。”
大自在?
假佛子也算回答了境能的问题,这个名字自然是他自己起的,因为本身这部经文就不存在,所以随便起个名字就好了。
两人刚准备告辞的时候,却被这位假佛子叫住了。
“阿弥陀佛。关于这次的罗天斗法小僧有些建议。”假佛子缓声说道。
“佛子请讲。”
“这次罗天斗法的目的是什么?”佛子此时突然问道。
两人都是一愣。
境能则说道:“罗天斗法一直是水陆法会的传统,只是上天有好生之德,罗天斗法并不是每次都有,因为死伤无法控制,所以就会偶尔开放最后的获胜者,还有那些大机缘者都能聆听我们六人的讲法,当然这次还要加上佛子,一共七个人。”
假佛子缓缓点头,“这就是我要说的建议,不知道六位如何辨别是否有机缘,机缘在或者不在?”
两人相视一眼,境觉说道:“按照以往的规矩,我们每个人都有三个名额,挑选出三人来聆听最后的讲法,加上那个拔得头筹的人,一共是十九人。”
佛子淡然一笑,道:“阿弥陀佛,既然我也是其中一位,那这个名额有我的一份吗?”
境觉双眼微眯,作为一个老僧,他不应该出现这样的表情,但是否则此时提出的要求,确实让他觉得有些境遇也不能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当然佛子如果是真的,他觉得说出来也没什么,但是恰恰就是真佛子有这样的要求,也不会如此唐突的说出来,这样显得他很有目的性。
而净觉之前已经做好了打算,既然如此,他也不选择提出质疑,只是说道:“这件事情我需要跟其他四位商量一下可以吗?”
假佛子双手合十,缓缓闭上眼睛,并没有说话。
两人也自觉的退了出去,出了门走了两步,境觉的表情就开始怪异。
“师弟,现在你还没感觉出来奇怪吗?”境能叹息一声说道。
境能摇摇头道:“肯定是奇怪,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水陆法会召开在即,世人都知道了佛子的存在,我们这个时候不能出现任何意外,否则佛门的脸面没地儿放。”
“是佛门的脸面重要,还是佛门的未来重要?”境觉几乎带着质问的口气。
境能想说什么,却被境觉直接打断。
“如果说此时把这件事情掰扯明白了,看看能不能拆穿佛子的身份,那么丢掉的或许只是佛门的脸面,水陆法会只是佛子不存在了而已。”
“但如果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最后的损失可能就会变得不可估量。在那样的情况下侵害的就是佛门的未来了,那个时候无论多少脸面也找不回来佛门,可能损失的一切。”
竟能勉强浮现出一抹苦笑来说道:“师兄这个道理就算我明白,你觉得那四位能明白吗?大德高僧,说的好,但现在高僧是高僧,有几个大德的呢,这才是佛门所要面对的根源。”
超維術士 小說
六寺的主持,这两位算年长的,其他几个不过四十多岁,对于佛子邻凡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没想的那么多,只认为这是佛门起势的契机罢了。
“阿弥陀佛。”境觉转身便走,方向是自己的禅室。
“师兄,你干什么去?不是要找他们商议此事吗?”
境觉没有停住脚步,口中发出一声轻叹,说道:“你去吧,我回去参禅了。”
境能看着自己师兄的背影中多出了几许落寞,不禁也有些慨叹。
……
当夜,陆离还是决定赌一把。
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与大黑化形遁入了大昭寺之中,这也就是两人的功法特殊,要不然大昭寺佛光普照已经被结界封印了,他们打死都进不去。
而陆离隐藏在一处禅房之中,突然看到了境觉方丈走了进来,思前想后,还是没有露面。
只是把自己的面容改成了李陆的样子,迅速观察一下情况,说不定能用得上,如果说在这场佛门的争斗之中,他唯一能够相信的人也就是这个境觉方丈了。
这位老僧天然带着慈悲,有着跟普通僧人不一样的状态。
所以但凡谁能看出来真假佛子,非他莫属。
老僧沉沉入定。
陆离发现自己好像犯了某种错误,因为一位僧人打坐可能是一个时辰,半天甚至一天,还可能更久。
他不能一直这么等待着,没有意义,想来想去也只能现身了。
此时,陆离就站在境觉方丈面前,手缓缓在大黑的头顶上。
只等境觉方丈如果突然要出手,那么他直接化形遁去,这一切无非是一场博弈。
陆离想了两天才决定要来。
而且现在收敛气息的方式与之前也不同,是完全内敛的状态,这样是要内耗灵气的,而且速度惊人。
可陆离还是这么做,无论能不能起到一个效果,他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现在的这种这种情况,水陆法会还没有开始,他可没信心一人去说服六人,而只要有一个人跟他是同心的,并且信任他才是那个真正的李陆,那么这件事情就会变得更好办。
最起码他能有一份助力,但如果不是这样,他只会更加难办。
“境觉方丈,还认识我吗?”
境觉猛然睁开眼,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出现在面前,他竟然没有感知到。
看到李陆的一瞬间突然有些晃神,此时李陆的装扮都变了,那个在大雄宝殿打坐的李陆是一身袈裟,而且头发已经剃了。
我尊敬的棒球部前辈变成女孩子,与我之间的纠葛
现在的李陆完全不一样,身边孩子带着那条大黄狗。
其实陆离想错的一件事情,大黑所给他带来的标识,虽然说有时候会引起别人的格外注意。
但在某种时刻也会让人格外的信任,就比如现在。
境觉方丈忙的站了起来,双手合十口念佛号。
“佛子,你可回来了,我就知道大雄宝殿那位一定是假的。”
陆离不禁愣住了问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怎么就不认为我是假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