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薪火函數-28.回憶 下分享

薪火函數
小說推薦薪火函數薪火函数
“请我加入?为什么?你现在公司应该已经比较壮大了,应该也有成熟的团队了,我能为你做什么呢?”丁博士感到不解。
“我现在的研发团队在主攻基因合成方面的研究,您知道,这是当前最前沿的研究课题之一,目前我们的研究遇到了瓶颈,您是这方面的专家,在国际上享有盛誉,我想请您加入,助我一臂之力。”李肖林非常诚恳。
“我现在有我的研究课题,而且我也还在带学生,虽然我很想帮助你,但是让我加入你的公司,好像有些不太现实。”
“老师。”李肖林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您现在在进行一些非常超前的研究,但是在基因合成的领域,您受制于世俗伦理的束缚,研究很难再进一步。”
“而我的实验室可以为您提供没有任何约束的纯学术研究环境,我负责搞定外部的一切,您只需要专心做研究就可以了。”
丁博士吃惊的看着李肖林,知道他找自己前一定是做足了功课。
确实,自己最近的一些研究,很难被世俗伦理观念所接受,已经有个别学者发文质疑,认为他过于疯狂。
而且因为这些质疑,他能够申请到的研究经费越来越少,还要面对媒体以及社会各界的质疑,实在是有些心力交瘁。
因此李肖林的提议对他非常有诱惑力,李肖林没有提薪酬的问题,而自己对于薪酬也毫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自由的研究环境。
“老师,您不用立即给我答复,您可以考虑考虑,如果想好了,可以联系我,这是我现在的电话号码。”李肖林将名片递了过去。
丁博士接过名片,若有所思,但是没有表态。
“老师,我们聊点别的事情吧。师母最近怎么样?”
“你师母么,她很好,还在高中做老师,她对学术专业的研究没有太大的兴趣,认为将最基础的知识讲授给最广大的受众群体才是真正的教育,因此现在一直忙着做一些公益教以及科学扫盲的工作。”
“师母果然还是没有变啊,真的令人钦佩。对了,您和师母还是没有孩子吗,我记得你们都是丁克一族。”
“嗯,我们现在仍然坚持,你呢,现在孩子应该不小了吧。”
李肖林掏出手机,打开手机相册,给丁博士展示了一下,“这是我的儿子李峦峰,再过一个多月就八岁了,特别调皮,哈哈哈。”
“很可爱,长的和你很像。”丁博士面带笑意地说。
“是啊,毕竟遗传了我的基因嘛。”
后来两人再也没有谈关于学术以及工作的话题,而是回忆着当时在学校里二人既是师徒又是挚友的那段时间,餐厅里不是传来二人爽朗的笑声。
三天后,李肖林正在开董事会。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振动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到来电的号码,神色凝重,立刻暂停了会议,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是熟悉的老师的声音。
“喂,肖林,我决定了,接受你的邀请!”
“丁伯伯,丁伯伯!”是李峦峰的声音。
“峦峰啊,怎么了?”丁博士逐渐回过神来。
“没什么,我看您有些走神,怎么了,是想起来什么事情了吗?”李峦峰关切地问,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老板派头。
“是啊,刚才的场景,让我想起了二十年前见到你父亲时候,你和他长的真的很像。”丁博士的语气变得很温柔,此时二人就像是真正的叔侄一样,不再是老板与下属的关系。
“丁伯伯,您又想起往事了,父亲生前经常跟我说,如果当时不是您放弃在学术界的地位,毅然选择来帮助他,他也不会有后来的成就,公司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李峦峰看起来很是感激。
“你父亲,确实很优秀,从我刚认识他时,他还是一个大学生的时候,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气质,我也很感激他能够为我提供这样的环境,让我心无旁骛地做研究,不用考虑其他,只是,只是这一路走来,不知是对是错啊。”丁博士轻声叹息,眼神有限飘忽,似乎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又一春
那是他第一次使用活人进行实验,在此之前,已经用大猩猩进行过多轮实验,证明了基因编辑的有效性,而且在大猩猩身上没有发现明显的副作用,但是基因编辑的技术存在很大的伦理争议,不可能去征集志愿者参加实验。
丁博士将自己的顾虑告诉了李肖林,李肖林沉默了几秒钟,便对丁博士说,请他安心准备实验,实验对象的事情他来搞定。
果然第二天就有一个年轻人被送过来,作为实验对象。丁博士没有多问,因为他明白,背后真相他最好还是不要知道。他以为这样,自己就可以不用接受道德的谴责。
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年轻人在接受实验后,出现了强烈的排斥反应,身体发热,高烧不退,白细胞迅速增多,甚至出现了幻觉,而且症状愈来愈严重,一天后因为研究人员照看的疏忽,年轻人在幻觉中自杀。
李肖林知道这件事后,没有说什么,当天便安排人将尸体拖走,并通知丁博士准备继续实验,第二天又送来了一个实验对象。
丁博士开始感觉这一切都很诡异,自己做这些实验的目的是为了让人类从基因层面改变自己,从而更加强大。
但是,现在却因为实验而杀害了一个年轻人,那可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啊!怎样的实验,可以剥夺人的生命!
可是看到助手送来的实验报告,年轻人的形象在丁博士心里越来越模糊,逐渐变成了一堆数据。
他沉浸在这些数据中,无法自拔。这是多么珍贵的实验数据啊,这样直接的实验,可以让我们少走多少弯路啊,为了大部分人类的幸福,牺牲一两个人也是可以的吧。
嗯,是可以的。
丁博士让自己强行接受这不可理喻的理论,只为了自己可以求得一份心安。
实验越来越多,丁博士的内心也变得越来越麻木。
他不得不用科学和学术的追求来麻痹自己,让自己相信那些人的牺牲是为了人类的进步。
但其实,最终不过是为了满足某些人的私欲而已。
“丁伯伯,不要想这么多了,我们所做的,都是在继承父亲的遗志,科学发展的过程中,难免会有牺牲,您也不要太放在心上。”李峦峰能够看得出丁博士的担心。
“嗯,不说这些了,吃饭吧。”丁博士不愿再回忆。